Translate

Google+ 風雲海

2017/12/24

【奇蹟課程】〈第28章〉化解恐懼










奇蹟課程】〈第28章〉化解恐懼





【奇蹟課程】〈第28章〉化解恐懼
【奇蹟課程】〈第28章〉化解恐懼




〈壹〉~〈柒〉
..............................................................................................................

〈壹〉當下的記憶


1.奇蹟本身一無所作,它只有化解的功能,旨在消除過去一切妄作對你造成的干擾。它不增添任何東西,只有解除的作用。而
它所解除之物,其實早已不存在,唯有在你的記憶中,好似仍然操控著你。這個世界早已過去了。構成這個世界的念頭,雖一
度被心靈想過,也珍惜過,如今已不復存於心中。奇蹟不過讓你看到,過去的終於過去了;既然已經過去,對你便無任何作用
。即使你念念不忘那一起因,最多也只能賦予它一個存在的幻相,對你依舊產生不了任何影響。


2.罪咎引發的一切後遺症也不復存在,因罪咎本身已經過去了。肇因一除,遺害自然隨之化解。你對它的後果避之猶恐不及,
為什麼卻對它的起因念念不忘?記憶是知見的過去式,兩者都具有選擇性質。它雖屬於過去的知見,卻好似發生在當下且歷歷
在目。記憶和知見一樣,都是你後天學來的本事,企圖取代上主創造你時所賜的能力。但記憶與你所造出的其他東西一樣,隨
時可以轉變用途,為另一目的服務。只要你願意,便能讓它發揮療癒之效,而非成為害人的工具。


3.為療癒服務的工具,不會逞一己之能。它只是幫你認清你其實無欲亦無求,更沒有什麼大事等待你完成。它屬於「非選擇性
」的記憶,故沒有人可以妄用它來阻撓真相。聖靈擁有療癒所需的一切工具,它們不受你原先造出那工具時所賦予的內涵及目
的所限。這些工具尚未發揮應有的功能,正等著一展身手的機會。它們本身並沒有固定的效忠目標和對象。


4.聖靈知道如何善用你的記憶,因上主就在你的記憶中。祂只記得你當前的狀態,而非過去發生的事。長久以來,你一直認為
記憶只能容納過去的事,故很難想像它是一種憶起當下的技巧。你容許世界限制你到什麼地步,它對你的記憶就會限製到什麼
程度。記憶與過去其實毫不相干。除非你故意把它連接過去,過去才會出現於你的記憶。這一連線純粹出於你的主導,是你故
意將它繫在某一段時間內,好讓罪咎的陰魂徘徊其間。


5.聖靈利用記憶的方式與時間毫不相干。祂不會用記憶為你挽回過去,而是幫你放下過去。記憶只是為你守住它接收到的訊息
,去做它受命去做的事。這訊息並不是它寫出來的,目的也不是它指定的。它像身體一樣,本身毫無目的可言。如果記憶呈現
給你種種不義景象而激起你的憤怒,好似令你更難放下心中的宿怨,其實那些景像是你向它索取的訊息,它只是遵命照辦而已
。所有與身體有關的滄桑往事,都收藏在記憶的保險櫃裡。它還會激起你各式各樣的古怪聯想,讓過去還魂而扼殺了現在,只
要你一聲令下,那些念頭就會為你一一重生。它們對你的影響便如此隨著時間而遞增,直到它們的肇因被撤除為止。


6.時間不過是代表了世界「一無所能」的另一寫照。它會與你設法隱瞞自己真相的其他伎倆聯手合作。時間其實掠奪不了你任
何東西,也無法為你保存任何東西。是你把它變得撲朔迷離,用過去充當現在之因,又把現在變成了無法改變的果〈因為它的
起因已經一逝不返了〉。改變一定要有一個持久不變的起因,否則,這個改變無法久存。如果現在只是過去之果,現在就沒有
改變的餘地了。你只是用記憶來幫你保存過去,這種伎倆又使過去與現在對立了起來。


7.忘卻你教給自己的一切吧!因你被自己誤導已深。你若能學到一個更好也更持久的經驗,豈會戀戀不捨過去那些荒謬的經歷
?當那古老的怨恨記憶重現心中時,請記住,它們的起因早已不存在了。你不可能了解它們的目的。現在,可別再賦予它們那
些屬於過去的原因,使它們變回過去那種模樣了。你應慶幸,那些起因都已過去,它們代表的正是你但願被原諒之事。你會看
到自己所接受之因「當下」就為你帶來的嶄新結果,以及它在「此地」一一呈現給你的具體效用。你會為那些美好效益讚歎不
已。它們會給你一個亙古常新的觀念,也就是終極之因的幸福之果;那千古不易之「因」遠遠超過了你認知的能力與記憶的範
圍。


8.這就是聖靈在你選擇遺忘之際所為你記住的終極之因。「它」永遠都不會過去,因為聖靈不會讓人遺忘「它」的。「它」始
終不變,因聖靈每一刻都將「它」護守在你心中。「它」所帶來的後果看起來確實很新,只因你以為自己早已忘了那個終極之
因。其實「它」從未在你心中消失過,只因聖子忘不了天父,這是天父的旨意。


9.至於你所記得的那些事,則從未真正發生過。它純屬無中生有,只因你已混淆了無因與有因之別。你一旦獲悉自己記憶中的
那些後果全是子虛烏有而且也沒有任何影響時,你真該開懷大笑才對。只有奇蹟讓你憶起的那個終極之因才是永恆的,「它」
全然不受制於時間和任何可能的干擾。「它」的真相始終不變。你是「它」的終極之果,如「它」自身一般完美且永恆不易。
它的記憶不在過去,也不待未來。它也不靠奇蹟的啟示。奇蹟不過提醒你,「它」始終都在你心裡。只要你能為你自己的罪而
寬恕「它」,你就再也不會否定「它」了。


10.你若還有審判自己的造物主那種居心,自然不可能了解造物主從不審判自己的聖子這一事實。你想要剝奪祂的終極之果,
但祂們可不是你否定得了的。上主從未定過聖子的罪,因為那不只毫無道理,更是有違祂的旨意。你那些記憶不過影射出你的
「上主恐懼症」罷了。祂從未做過任何令你害怕的事,你也沒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因此你並未失去自己的純潔無罪。你無需
療癒,因你早已痊癒了。你只需靜下心來透過奇蹟來看清你該學習的功課,讓終極之因得享它的終極之果,不再從中阻撓便成
了。


11.心靈只要能靜止片刻,奇蹟便會悄悄來臨。在這寧靜時分,它會由那默默療癒了的心靈緩緩地伸向其他心靈,欣然分享自
己的安寧。於是,所有的心靈開始同心協力,不再阻撓光輝燦爛的奇蹟重返天心,也就是一切心靈之源。在分享中誕生的奇蹟
會刻不容緩地伸向所有不安的心靈,帶給他們片刻的寧靜,他們就會在這一刻憶起了上主。如今,他們自己的記憶開始靜止下
來,此後,他們再也不可能全然遺忘這取代了舊有記憶的新經驗。


12.你若能把時間交託給聖靈,祂會因你獻出的片刻寧靜而感念不已。因為唯有在那一刻,聖靈才能把上主記憶的一切恩典賜
給上主之子。祂是多麼高興能賜給聖子這些寶藏,當初祂就是為了聖子而接下這份禮物的。造物主也會與聖靈同聲感謝,因祂
再也不會失落自己的終極之果了。上主之子每接受片刻的寧靜,都會表達出他對上主與永恆的歡迎之意,如此,祂們才能進入
自己心愛的居所。在那一刻,上主之子不論做什麼,都不再心生畏懼了。


13.只要心靈不再因恐懼而排斥上主的記憶,這記憶就會瞬間浮現。舊有的記憶從此一逝不返。過去那些可怕的意象再也阻撓
不了心靈欣然覺醒於當下的平安。永恆之境的號角傳遍每一個角落,絲毫驚擾不了這片寂靜。心靈如今憶起的不再是恐懼,而
是恐懼想要忘懷和消除的終極之因。上主之子會憶起那寂靜所散發的溫柔之愛,也就是他以前用記憶阻撓當下之際企圖驅逐的
愛。


14.如今,上主之子終於意識到當下的終極之因,以及它的美善之「果」了。如今,他終於明白自己的一切妄作原來毫無緣由
,故也不會產生任何後果。他其實什麼也沒做!看清了這一點,他便明白,自己根本無需做任何事情,也不曾做過任何事情。
他的終極之因就是此「因」的終極之果。除了此「因」之外,沒有其他任何原因能夠帶給他不同的過去或未來。此「因」之「
果」永恆不變,超越一切恐懼,就連罪的世界也望塵莫及。


15.你若不再著眼於那些沒有存在之因之物,豈能算是一種損失?當上主的記憶取代了你失落的一切,那豈是一種犧牲?讓上
主的記憶化為一座小橋,橫跨幻相與真相的小小間隙,一瞬之間領你抵達彼岸,除此之外,還有什麼更好的彌合間隙的方法?
上主以自己的生命彌合了天人之隔。祂的記憶不會與聖子擦身而過,任由聖子永遠擱淺於此世,徒然遙望著彼岸而喟然興嘆。
他的天父一心想要舉起聖子,將他輕輕送往彼岸。祂不只為聖子搭了一座橋樑,還要親自護送過橋。切莫擔心上主完成不了自
己的旨意。你不可能被上主旨意遺忘的。





..............................................................................................................

〈貳〉顛倒因果


1.沒有因,便不會有果;若無果,就表示無因。因之所以為因,是它的果所促成的;天父之所以是天父,也因聖子之故。果創
造不出它的因,卻能確立因的緣起作用。由此可知,是聖子賦予了造物主的天父身份,再由造物主那兒收回自己獻給祂的身份
。正因他是上主的聖子,必然享有為父的身份,且能像上主創造他一般地創造,形成一個循環不盡的創造之圓。圓的起點就是
它的終點。整個宇宙的一切造化都涵括在這無始亦無終的圓內。


2.天父身份代表了造化之功。愛必須推恩。沒有一物局限得了聖潔的生命。純潔無罪的本性既不受限,也無疆界。這種聖潔顯
然不屬於身體層次,你也不可能在有限之境找到這種聖潔。但它帶來的效果卻有療癒身體的能力,而且與那聖潔生命同樣的無
限。然而,你必須認出心靈不在身體裡頭以及純潔無罪的本質與身體無關,才有療癒的可能。那麼,療癒究竟發生於何處?就
在你把結果歸還給起因之處。因為疾病純粹是無中生有、自立為因的無謂企圖。


3.經常生病的上主之子,總是企圖把自己當做存在之因,不承認自己是天父之子。這荒誕無稽的居心表示他根本不相信自己是
聖愛之果;只要看看他的現狀,就不難明白他必定是自己的成因。只有療癒之因才是萬物唯一的終極之因,而它也只有一個終
極之果。認清這一點,你就不會再去做無中生有的傻事了。那些困在身體裡的心靈,以及由各具不同心靈的身體所構成的世界
,都是你自己造出的傑作;也只有你那「另類」心靈,才可能造出與自己不同的結果。於是,身為它們之「父」的你,自然會
與它們同類相聚了。


4.其實什麼也不曾發生,你只是陷入昏睡,夢見自己變成了一個你不認識的異類,而且成了另一個人的夢中一景。奇蹟並不喚
醒你,它只會幫你看清做夢的究竟是「誰」。它告訴你,你在睡眠中仍能選擇不同的夢境,全憑你賦予此夢何種目的而定。你
究竟想要夢見療癒,還是夢見死亡?夢就像記憶一樣,它會照你想要看到的景像如實呈現於你面前。


5.你的每一絲記憶與夢想,都儲藏在一座大門敞開的空倉裡。你既是作夢之人,至少可以認清這一點:你若能作出此夢,必也
能接受其他的夢。不過,若要改變夢的內涵,你必須先意識到,那些你不喜歡的夢也是自己作出來的。它是你打造出來的果,
問題是你不願承認自己是它的因。於是,你在這充滿謀害與攻擊的夢裡成了一隻待宰的羔羊。唯有寬恕之夢不會要求任何人犧
牲或成為受害者。這就是奇蹟要把你的噩夢換成美夢的初衷。它不要求你重新做出另一個夢來,它只要求你能夠看出這個夢不
但是你自己做出來的,而且你還很想把這個夢轉換為美夢,這就夠了。


6.這世界沒有存在之因,世人所有的夢都是無中生有。你在夢中無法作出任何計畫,也找不到任何一個有條理的藍圖。對無因
之物你能期待什麼?它既無存在之因,自然也沒有存在的目的。即使你能作出這個夢,也無法讓它產生真實的結果。除非你改
變了作夢之因,但此非你能力所及。作夢的人雖未清醒過來,但也不知道自己在睡覺。他只會看見自己生病或健康、消沉或快
樂這類幻相,卻找不到任何能保證這些後果不變的穩定之因。


7.奇蹟幫你看清是你在作這個夢,而且夢中情景都不是真的。這是應付幻相最重要的關鍵。你只要能認出夢中一切都是自己打
造出來的,就不再害怕它們了。恐懼之所以揮之不去,只因你看不出自己原是此夢的作者,而不是夢裡的角色。你在夢中帶給
弟兄的種種後果,其實都是給你自己的。夢就是這樣東拼西湊而後獻回作夢之人,讓他看到自己終於如願以償了。為此,他真
正害怕的是自己的攻擊,只不過喜歡假借他人之手而已。他成了承受苦果的受害者,而非始作俑者。他所受到的攻擊,絕不是
他授權的,他不是那事件的元兇,他是無辜的。奇蹟其實什麼也沒做,只是幫他看清自己也什麼都沒做。他所害怕的只是「沒
有後果、卻想當因」的那個起因。然而,那一起因根本就不存在。


8.分裂之境原來僅僅肇始於一場夢;夢中的天父喪失了祂的生命之「果」,祂既不再是他們的造物主,自然沒有保護他們的能
力。在這場夢裡,夢者營造出一個自我。這個自我卻反過身來跟他作對,企圖篡奪他這創造者的地位,與夢者當初企圖篡奪造
物主的地位如出一轍。夢中的人物痛恨他,一如夢者痛恨自己的造物主。他的身體淪為夢中人的奴隸,從此歷盡滄桑,只因他
賦予身體的動機已被那些角色給盜用了。他們痛恨身體帶給他們的懲罰。那其實是他們自己對身體的懲罰,以便證明夢者不可
能是這個夢的製作人。就這樣,果和因先行分裂,而後因果顛倒,最終,果變成了因,因反成了果。


9.這是分裂的最後一步,也是救恩的開始,它只是循著分裂的軌跡反其道而行罷了。分裂的最後一步,就是把已失去因的果轉
為一切之因。因此,奇蹟的第一步即是把緣起作用由「果」收回,交還給「因」。這一因果混淆成了夢境的溫床;只要你還在
夢中,覺醒就成了一件可怕的事。你再也聽不見喚醒你的聲音,只因那聲音聽起來好似恐怖的召喚。


10.正如聖靈要你學習的每一門功課絕不曖昧,奇蹟也跟它一樣的清晰明確。它會親自示範聖靈要你學習的功課,讓你看出它
的後果才是你夢寐以求的。聖靈的寬恕之夢會化解你在夢中造出一切後果,而後你才能看出,可恨的敵人原是你用心良苦的朋
友。你會看清他們的敵意都是無中生有的,因為他們從未做出那些事情。於是你也願意承認自己才是那些可恨之事的原創作者
,因為你已看出它並沒有造成任何後果。至此,你總算由這夢境解脫大半了,世界成了中性的地方,一具又一具徘徊於世間的
身體已不足畏懼。從此,身體不會生病了。


11.奇蹟把恐懼之因交還給你這位始作俑者,但它同時會幫你看清,既然後果才是構成緣起作用的要素,那麼若無後果,自然
無法成因。後果一旦消失,起因便不復存在。奇蹟便如此療癒了身體,因為它讓你看到,疾病是心靈的傑作,只是讓身體充當
代罪羔羊,承受它的苦果而已。然而,這只是一半的課程,你尚未學到全部。你若只明白身體是可以療癒的,奇蹟便發揮不了
真正的作用,因為這不是它要教你的功課。它要你明白,心靈必然已經生病了,才會認為身體可能生病,因為是心靈把那既無
因又無果的罪咎投射到身體上的。


12.世界充滿了奇蹟。奇蹟始終陪伴於每一個充滿痛苦和罪咎的噩夢旁,默默地發光。只要你承認自己在作夢,不再否認夢中
種種都是自己的傑作,你就會看到夢境之外的另一選項~~奇蹟。奇蹟不過是把疾病的後果帶回它的起因之後自然發生的美好
結果。心靈一旦承認:「這不是掉在我頭上的,而是我自己做出來的。」身體便解脫了。如此,心靈才有重新選擇的自由。只
要你踏出這一步,救恩就會循著分裂的軌跡反其道而行,直到每一步都扭轉過來,救恩的階梯便消失了,世界大夢終於全面化
解了。





..............................................................................................................

〈參〉合一的協議


1.得救之後那千古不易的完美境界,不是本課程的宗旨。因你才搖搖擺擺地踏出第一步,沿著往昔沉淪於分裂的軌跡一級一級
地向上回溯。你目前的焦點應放在奇蹟。我們必須由此開始。但只要起一個頭,你的旅程自會單純寧靜地將你推向覺醒,結束
你的夢境。每當你接受一個奇蹟,等於停止為你當前的夢境增添恐怖情節。夢境就會後繼無力而逐漸消逝,終至不留一點痕跡
。因為夢境是靠你的支持而坐大的。


2.心靈原本不會生病,除非另一顆心靈同意他們是分裂的生命。所以生病必然出自雙方的共同決定。你若不同意,不參與把疾
病弄假成真的那類戲碼,不助長另一顆心靈把自己視為與你分裂的個體,它就無法將自己的罪咎投射到身體。如此,你們的心
靈便不會用分裂的眼光去看有病的身體。只要與弟兄的心靈結合,便能預防疾病之因以及具體病症。療癒是心靈結合的必然結
果,疾病則是心靈分裂的結果。


3.奇蹟實際上什麼也沒有做,因為心靈本是不可分裂的一體。這與你夢中所見情景恰恰相反;分裂的心靈在夢中變成了各自分
立且無法結合的身體。不要讓你的弟兄生病,他若有病,表示你不只棄他於夢境,還一起落入了他的夢裡。他看不見疾病的起
因,而你又故意視而不見你們的間隙,才滋生出種種疾病。你們就這樣結合於疾病之中,令那小小間隙難以癒合;而你的疾病
在頑強信念的呵護、疼惜及強化之下,使得上主完全無法介入,無法在那間隙為你架起橋樑,將你們帶到祂那裡。別再藉助那
些幻相來抵制上主的來臨了,在種種奇幻夢想當中,你最渴望的其實是祂的來臨。


4.結束夢境等於結束恐懼,在夢的世界裡絕不會有愛。上述的間隙雖然微不足道,卻是瘟疫的溫床,疾病的種子,因為它表達
出你寧可分裂也不想合一的願望。它彷彿給了疾病一個非因之因。而疾病所有的肇因都藏身於你賦予那一間隙的目的裡,它就
是要你們繼續分裂下去,各自活在你們視為痛苦之源的身體裡頭。


5.痛苦的起因在於分裂而不在這具身體;身體只是分裂形成的結果。然而,分裂只是一個虛無的空隙,它什麼也攔不住,更成
不了大事,就像船隻行過水面所形成的兩股浪潮之間的空隙那般虛幻。海水輕易湧進,波浪重新聚攏,瞬間便覆蓋了那一空隙
。當波浪聚攏過來,覆蓋了曇花一現的空隙時,那空隙又到哪裡去了?同理,心靈一旦結合,癒合了彼此的小小間隙,疾病還
有立足之地嗎?疾病的種子又從何處滋生?


6.上主只能在奇蹟清理出來的空間搭起橋樑。祂無法在疾病滋生與罪咎縈繞之處搭橋,因祂不會消滅非祂所造的古怪願望。放
下所有的後果吧!別再緊抓著不放了。奇蹟才能將它們輕輕掃到一邊,為聖靈預備地方,使祂如願地在此為聖子搭起回歸的橋
樑。


7.你可以開始計數銀色的奇蹟與金色的美夢了,它們才是你真想在世上累積的財富。你的倉儲已為飢餓的弟兄開啟,他們並非
盜賊,只是誤把發光的碎石當作金子,又儲存了一堆閃亮如銀卻春來即化的雪花。在你那開敞的門外,他們可說是一無所有。
世界究竟是什麼?不就是你眼中的小小間隙,你還以為它已經把永恆肢解為年、月、日了。活在世上,你們也像聖子畫像中的
一塊碎片,每一塊碎片甚至自成一家地包在吉凶難卜的泥塊裡。


8.我的孩子,不要害怕,讓奇蹟溫柔地點亮你的世界!你在何處看到你和弟兄的小小間隙,就得在那兒與他結合。如此,你才
能看出疾病根本沒有存在之因。寬恕帶來的療癒之夢便會輕輕告訴你,你從未犯過罪。奇蹟不會為你留下任何罪咎的痕跡,不
會為那虛晃一招的世事作證。它會在你的倉儲騰出一個空位,歡迎天父與你的自性。大門已經開啟,願意進來的人便能享用你
為他們擺設的盛宴,再也不受飢餓之苦。他們終於見到了奇蹟為你邀請來的神聖貴賓。


9.這場盛宴與夢幻世界的宴會不可同日而語。因為來到此地的人,接受的愈多,留給別人的就愈多。那些神聖貴賓隨身帶來源
源不絕的補給。沒有人會剝削別人或被人剝削。這就是天父為聖子擺設的盛宴,祂們在此平起平坐。祂們共享盛宴之處,不可
能產生任何間隙而削減了祂們的富裕。此地永遠沒有饑饉,因為時間根本無法插足於這無窮盡的歡樂慶節。愛,便在先前好似
阻隔了你與那些貴賓的空隙中為你擺設了宴席。





..............................................................................................................

〈肆〉更偉大的結合


1.親自接受救贖,意味著你不再去附和他人的疾病與死亡之夢。也意味著你不加入他的分裂之願,不再任由他的幻覺跟他自己
作對,更不縱容它們與你為敵。如此,那些幻相便產生不了作用,你也從痛苦之夢解脫了,只因你讓他成為他自己。除非你幫
他活出自己,否則就會與他一起受苦,只因你自甘如此。你便成了他痛苦夢境的一個角色,他也落入你的夢裡。你們兩人一起
淪為幻相,失去了真實身份。你可能變成任何一人或任何一物,就看你落入了誰的邪惡之夢。只有一事你敢確定:你也成了邪
惡之人,因你陷入了別人可怕的夢裡。


2.你是可能在此時此地找到肯定不移的。不論那些可怕的噩夢化身為何種形式,你都必須拒絕參與,否則你便會在夢中失落了
自己的真實身份。只要你不接受它們為你的起因,也不接受它們對你的影響,你就可能找到自己。你應跟這些夢境保持距離,
而不是跟做作的人保持距離。如此,夢境與夢者便被分開了,你只與夢者結合,放下了其他的東西。夢只是心靈的幻想。你只
願與心靈結合,而非與它造出的夢。你害怕的其實不是心靈,而是它的夢。你之所以將兩者混為一談,是因你以為自己也只是
個夢。你不知道自己裡面何者為真,何者為幻,你目前還沒有分辨的能力。


3.你的弟兄和你一樣,也認為自己是一個夢。不要掉入他的自我幻覺裡,因為你若要找回真實身份,所仰賴的是他的真相。你
應把他想成一個仍受制於幻覺的心靈,他的心靈始終是你的弟兄。使他成為你弟兄的,不是他所作的夢,也不是那具身體~~
那個「夢中英雄」。他的本來真相才是你的弟兄,你的真相亦是他的弟兄。你的心靈只能與他的心靈結為手足。至於他的身體
與夢境,只會造成你們之間的小小間隙,而你們兩人的夢境就結合於這一間隙裡。


4.然而,你們的心靈是沒有間隙的。你一加入他的夢境,便再也無法與他相逢了,因為他的夢與你的,屬於兩個不同的夢。唯
有著眼於彼此的手足關係,而非恐怖的夢境,你才可能釋放他。幫他認出自己是誰吧!只要你的信心不去附和他的幻覺,否則
,你也會相信自己的夢。一旦你相信了自己的夢,他就得不到釋放,你便一起陷入了他的夢裡。恐懼的噩夢會在那小小間隙肆
虐,你弟兄心中的幻覺仗著你的支持才得以棲身於此。


5.你可以肯定一點,只要你善盡自己這一份責任,他就會盡他那一份責任,因他會在你所在之地加入你的陣容。不要在你們的
間隙和他會晤,否則你必會相信那就代表了你們兩人的真相。你無法代他完成他的任務;但你若不作自己的夢而在他的夢裡配
合演出,表示你已越俎代庖了。你在夢中找回的身份毫無意義,因為夢者與夢境是同一回事。你一參與此夢,自己便成了此夢
,因為你的參與無異於給了這個夢一個存在之因。


6.你若與那混亂之境共舞,自然會充滿混亂與迷惑,因為在那間隙裡,沒有一個不變的自我。原本相同的在那兒會顯得非常不
同,即使同一物也會呈現不同的模樣。他的夢成了你的夢,只因你自甘如此。然而,你一旦撤銷自己的夢,他不僅會從你的夢
中解脫,同時也會擺脫他自己的夢。你的夢其實是在為他的夢作證,而他的夢也成了你的夢的見證。你若能看清自己的夢毫不
真實,他的夢也會隨之消失,並且恍然大悟這夢是怎麼形成的。


7.聖靈同時臨在你們兩人心中,祂渾然一體,因為祂的一體性裡沒有任何間隙。你們形體上的間隙其實無足輕重,凡結合在祂
內的永遠都是一個生命。只要有人為另一人接受彼此的一體關係,那人就不會生病了。失去了見證或肇因,他的疾病之願與分
裂之念便無以為繼。只要有一位弟兄願意與他結合,疾病和分裂的見證與肇因便會知趣而退。既然他只是在作一個與弟兄分裂
的夢,那位弟兄若不附和他的夢,他們中間便會出現一個空位。如此,天父方能前來,與聖靈所結合的聖子合為一體。


8.聖靈的任務就是重新整合上主之子的破碎畫像。再把已經療癒的神聖畫像顯示給其他仍把碎片當成自己的人。聖靈會向每個
人顯示那才是他的真實身份,他絕非自己心目中的那個碎片。聖子一見這畫像,便會認出自己來。只要你不加入弟兄的噩夢,
奇蹟才有機會把這幅畫像置於那小小間隙裡,一掃疾病與罪咎之根。天父也才能由此地領回自己的聖子,因為聖子終於懂得欣
賞自己了。


9.天父,我感謝你,我知道祢會彌合支離破碎的聖子之間那個間隙。他們每一個人都擁有祢完美且圓滿的神聖性。他們必然是
合一的,因為每個人都擁有那個一體生命。即使是一粒微塵,你一旦認出它是聖子整幅畫像的一部分,立即顯得神聖無比。每
一碎片呈現出什麼外形並不重要。因那一完整本體存於每一部分之內。上主之子的每一部分與其他部分毫無不同之處。


10.與你的弟兄結合吧!但不要與他的夢結合,不論你在何處與聖子結合,天父就會在那兒現身於你。你若明白自己不曾失落
一物,怎會想要尋找替代品?你若已享有純然的健康幸福,怎會期望生病的「好處」?凡是上主所賜之物,無人會失落它;凡
非祂所給的禮物,必然毫無作用。那麼,你還會在那個間隙裡看到什麼?你相信分裂會帶來喜悅,而放棄這喜悅等於一種犧牲
,這種信念成了一切疾病的根源。唯有等到你不再堅持著眼於根本不存在的間隙,奇蹟才有發生的可能。上主之子的那位「治
療師」只要求你一事,就是心甘情願放下一切幻相。祂就會在疾病的源頭賜下療癒的奇蹟。從此,你再也不受失落之苦,只會
不斷受惠。





..............................................................................................................

〈伍〉恐懼夢境之外的另一選項


1.疾病除了顯示某種限制以外,還有什麼意義?它影射出「斷裂」與「分離」的狀態,表示你把自己與弟兄的間隙視為健全的
現象。你就這樣把善的一面推到外頭,而讓邪惡進入心裡。疾病就這樣把你自己與善的一面隔絕起來,並且留住了惡。上主是
你在恐懼夢境之外的另一選項。凡是加入這一噩夢的人,是不可能與上主同道的。凡是把心靈撤離噩夢的人,等於分享了上主
的生命。你只有這一選擇。除非你加入祂的生命,否則你的存在等於虛無。你存在,是因為上主與你分享了祂的旨意,正因如
此,祂的造化才具有創造的能力。


2.那充滿仇恨、敵意、悲痛、死亡、罪惡、苦難、失落的噩夢,需要你的參與才顯得益發真實。你若不參與其事,它們即刻顯
得荒謬無比。只要你不再為它們撐腰,它們就無法激發你的恐懼。恐懼消失之處,愛必會來臨,因為愛與恐懼是你唯一僅有的
選項。一個出現,另一個就會消失。你與人分享哪一個,你就會擁有那一個;你接受什麼,就擁有什麼,只因那是你唯一渴望
得到之物。


3.只要你願意寬恕作夢的人,並且認出他並不等於他的夢,你就不會被那噩夢所擾了。他也無法成為你夢境的一部分,你們兩
人便由此夢境脫困了。因寬恕已將夢者與噩夢分開,夢者才得以脫身。請記住,只要你一參與邪惡之夢,便會相信你所在之夢
代表了你。你會開始怕它,再也不敢探詢自己的真實身份,因為你認為答案必定跟那個夢一樣可怕。你開始抵制自己的自性,
活在非上主所造的異域,活出了一個不是真正的你自己。你必會向你的自性開戰,它也好似與你為敵;你開始對弟兄發動攻擊
,因他代表了你痛恨自己的那一部分。其間沒有妥協的餘地;你若非自性,就是幻相。幻相與真相之間豈有中間地帶?那使你
活出「不是自己」的中間地帶,必是一個夢境,而非真相。


4.你一向把幻相與真相的間隙視為自己的避風港,你在那兒打造了一個世界來隱藏你的自性,好讓你無後顧之憂。世界就是為
此而造的,這也是肉眼所見的病態世界。在此世界,身體只會聽見自己想要聽的聲音,因為耳朵正是為此目的而造。然而,身
體所見到的景象、所聽見的聲音,絕不可能有意義。因身體沒有看和聽的能力。它根本不知道「看」是怎麼一回事,或究竟「
為何」而聽。它的認知能力與它的判斷、理解一樣有限得可憐。它的眼睛是盲的,它的耳朵是聾的。它沒有思想能力,故也無
法產生任何影響。


5.上主創造的生命怎麼可能生病?非祂所造之物根本不值一提。莫讓你的眼睛矚目於夢境,也莫讓你的耳朵為幻相作證。它們
原是為了去看那不存在的世界、去聽那不存在的聲音而造出的。幸好世間還有另一種聲音和景像是你可能聽見、值得看見,並
且也能了解的。眼睛及耳朵是毫無覺知的知覺器官,它們只是向你報告自己的所見所聞而已。真正在聽、在看的是你,不是它
們;是你把那些本無意義的片段,東一點、西一塊地拼湊成一個見證,證明你想要看到的世界是真的。別再縱容你的肉眼與耳
朵去看自己幻想出來的間隙,死盯著那些支離破碎的證據,向它的主人證明他的幻想世界真實不虛。


6.上主的創造等於為真相作證,因為真相與所有造化負有同一任務。真相不是靠一片玻璃、一點木屑、一兩條線,湊在一起來
證明自己的真實。它所憑藉的不是這個。沒有任何間隙能將夢境或幻相與真相隔絕。因為真理沒有為它們留下一點存在的「時
間」和「空間」。它充滿了每一時、每一地,使時空之境變得完整而不可分割。


7.你若還相信自己與弟兄之間確實存有小小的間隙,你便看不出這一間隙使你淪為眼前世界的囚犯那個事實。你所見到的世界
根本就不存在,因為那世界所在的間隙本身並不存在。你小心翼翼地把那個間隙藏匿在濃雲密霧裡,造出一些若隱若現、變化
莫測、虛幻不實且來去無蹤的形相,企圖遮掩這一間隙。那間隙裡其實什麼也沒有。既沒有可怕的秘密,也沒有死亡魅影與陰
森的墳塚。好好正視這小小的間隙吧!只要你不再害怕愛的真相,你便會輕易看見自己原有的純真與無罪。





..............................................................................................................

〈陸〉秘密的誓約


1.只有神智不清的人才會懲罰身體,這表示他在身體看到了那不存在的小小間隙。身體不會審判自己,也無意把自己看成它所
不是之物。它不會把痛苦變成喜悅,在紅塵中尋找永久的快慰。它不會告訴你自己的目的,因它不可能了解自己的存在意義。
它沒有傷害人的企圖,因為它沒有自己的意志;它沒有任何偏好,也不會自我懷疑。它從不好奇自己究竟是什麼,因此也無意
與人一較高下。它可能被人當成犧牲品,自己卻感覺不到。它沒有固定的角色,沒有攻擊能力,它只會奉命行事。


2.你要這個無法看見也無法聽到的身體為你所看到的景象與聽到的噪音負責,實在毫無道理。它不會因你的懲罰而受苦,因為
它沒有感覺。它只會按照你的心意行事,從不自作主張。它不生,也不死,只是漫無目的卻亦步亦趨地任你安排它的道路。你
若改變方向,它也會輕鬆地隨你轉向。它沒有自己的立場,也無法評估所走的路。它看不見任何間隙,因為它不會恨。它可能
被人當作恨的工具,自身卻不會因此變得可恨。


3.身體完全不知道你究竟在痛恨、害怕、嫌惡或渴望什麼。你派它去尋找分裂,它就分裂了。你為此恨它,你痛恨的其實不是
它,而是你指派給它的用途。你因著它的所見所聞而畏縮,然後又恨它如此卑微脆弱。你鄙視它的所作所為,而非你自己的作
為。它只是為你而看,為你而行。它聽從你的聲音。是你要它變得脆弱卑微的。表面上看來是它在懲罰你,你理當痛恨它加之
於你的種種限制。然而,是你把身體當成自己有限的象徵,你要心靈接受身體所受到與所看見的那些限制。


4.身體所代表的不過是「你視為自己的那一小部分心靈」,與「真正屬於你心靈的其餘部分」之間的那個間隙。你恨身體,但
它又代表了你心目中的自己;沒有它,你等於失去了自我。這是你與每個決心要跟你分道揚鑣的弟兄之間所訂立的秘密誓約。
每當你認為自己受到了別人的攻擊,等於重申一次這個密約。除非你認為自己受到攻擊,而且敗下陣來,否則你怎麼可能受苦
?每個暗藏在意識層面底下沒說出或沒聽到的痛,其實都在向疾病示忠。它等於向對方保證,自己會受到傷害,但是自己也會
報復的。


5.疾病乃是你發洩在身體上的怒氣,你存心要它承受你的痛苦。你的秘密協定所導致的這一後果是有目共睹的,與他人暗自想
跟你分裂而你也正想與他分裂的願望正好不謀而合。除非你們兩人都同意自己甘願生病,它才影響得了你們。只要有一方說出
:「我不願在你我心靈之間存有任何間隙。」表示他已信守了上主的許諾,甘願放下自己誓死不悔的那一密約。他一療癒,他
的弟兄也就隨之療癒了。


6.但願你們能夠相互簽訂「我願與你合一,永不分離」的協定。對方必會信守你與他共同許下的承諾,因為那是他對上主的承
諾,也是上主對他的承諾。上主必會信守自己的承諾,聖子亦然。天父在創造他時說過:「你是我的愛子,我也永遠是你的至
愛天父;願你像我一樣完美,而且與我永不分離。」上主之子就是從這個承諾誕生的,雖然他已不記得自己曾答覆過:「是的
,我願。」上主隨時都在提醒他這一承諾,只要他甘心放棄生病的承諾,真心盼望心靈的療癒與合一。他的秘密誓約在上主旨
意前毫無招架之力,因他擁有上主的承諾。他早已將自己許諾給了上主,任何其他的意願均非他真心所願。





..............................................................................................................

〈柒〉安全的方舟


1.上主一無所求,聖子和祂一樣一無所求。只因他內一無所缺。那小小的間隙或空位,不過代表一種缺乏而已。只有在那兒,
他才會想要一些自己沒有的東西。上主無法存在之處或天父與聖子的間隙,都違反了祂們的旨意,因祂們早已作出一體的承諾
。那正是上主對自己的承諾,故無人可以違背祂的旨意而自絕於祂之外。上主許諾過,不讓任何東西擋在祂與祂自己之間,祂
絕不食言。有誰的意願可能橫梗在渾然一體而且圓滿無間的生命中作祟?


2.你與所有弟兄的美好關係都成了你生命的一部分,因為它屬於上主的一部分。你若否定自己的健康與完整,抵制上天的救助
,罔顧療癒自己與他人的神聖召喚,你能不生病嗎?你的人間救主殷殷企盼這一療癒,整個世界都在與他一起等候。你也身在
其列。你們若非一起療癒,就表示都沒療癒,因為一體乃是療癒的關鍵。除了分裂的反面〈即指一體〉以外,還有什麼東西修
正得了分裂之境?在救恩的領域裡沒有中間地帶。你不是完全接受,就是完全沒接受。凡是不分裂的,就已合為一體;凡是合
為一體的,就不可能分裂。


3.你和弟兄之間不是存有間隙,就是一體,沒有中間地帶;你不能腳踏兩條船,也不能一臣同事二主。忠於二主只會使你失信
於雙方,且還讓你自己暈頭轉向,完全無所適從,只得信手亂抓任何可能為你解危之物,即便只是一根乾草都會牢抓不放。然
而,有誰能夠在一堆乾草上頭建立家園,指望它為你遮風擋雨?身體為你提供的正是這種家園,因它根本無法在真相內立足。
為此,你不必以它為家,只需把它當作幫你回家的工具,回到上主所在之處。


4.你若真能以此為志,身體必會獲得療癒。你再也不會用它為分裂與疾病之夢撐腰。它也不會為自己不曾做出的事而受到無理
的責難。你只會藉它的助力來療癒上主之子;有了這一目的,身體是不可能生病的。它不會為不屬於你的目標效命的,這表示
你決心不受疾病之苦了。所有的奇蹟就等著你這個決定;你一作此決定,奇蹟便發生了。沒有一種疾病是奇蹟治癒不了的,因
你這決定不是針對疾病的表面症狀而已。疾病的徵候雖然形形色色,其實疾病只有一種,故也只有一種療癒。你若沒有生病,
就表示你是健康的,反之亦然。


5.但是你從來都不是獨自一人的。這世界不過代表一場你認為自己可能獨自生存的夢,你以為自己的心念影響不到任何人。「
獨自」意謂一個與眾分離的生命,果真如此,你是不可能不生病的;而生病又反過來證實了你們是分裂的。這一切不過意味著
你企圖死守自己對「不信之心」的承諾罷了。「不信」就是一種疾病。它好似蓋在草堆上的房子,看起來十分堅實,但你必須
由它的基礎去評判它的穩定性如何。房子若建在乾草堆上,你大可不必為它裝置門窗或鎖緊門戶。反正一陣風就能把它吹倒,
一陣雨便會把它沖得無影無蹤。


6.這不堪一擊的危樓就是為了讓你害怕而造的,你怎麼反倒向它尋求庇護?它的問題並不在自身,而在它所立足的那個虛幻脆
弱的小小間隙,你為它加上重鎖粗鍊與巨閂,只是徒增它的負擔。建在陰影上頭之物可能安全嗎?你真想把自己的家園蓋在連
一根羽毛都承受不住的基礎嗎?


7.你的家園只能建立在弟兄的健康上,以他的幸福、無罪及天父給他的一切承諾為基礎。你私下作出的承諾動搖不了他家園的
神聖基礎。縱然強風來襲,暴雨衝擊,對它都毫無影響。世界會被沖走,這座房子卻永遠屹立不搖,因為它憑恃的並不是自己
的力量。它是最安全的方舟,停靠在上主的承諾上,祂保證聖子在祂內永遠安全無虞。有什麼間隙能在這安全港與它的終極源
頭之間作祟?也唯有在此,身體才會顯出它的真相,它的價值全看它能為聖子重返家園提供多少援助而定,不多也不少。只有
這一神聖目的能把身體轉為神聖本體的臨時居所,因為它分享了天父對你的旨意。





..............................................................................................................





【奇蹟課程,練習手冊】奇蹟課程練習手冊,第1~365課,完整目錄
。。。。。。。。。。。。。。。。。。。。。。。。。。。。。。。。。。。。。。。。》》》

【告別娑婆】告別娑婆,第1~17章,完整目錄
。。。。。。。。。。。。。。。。。。。。。。。。。。。。。。。。。。。。。。。。》》》


#奇蹟課程#奇蹟課程練習手冊


.(_.^._)√•*´ 圖‧文字/風雲海
❤´:)¸.☆¸.❤¸.•°*”˜.❤❤❤˜”*°•.•.¸❤¸☆¸.❤
http://smart88798879.blogspot.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