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Google+ 風雲海

2017/07/16

【時間的女兒】〈第4章〉威廉斯為葛蘭特帶來了一本《萊比的玫瑰》之書。










時間的女兒】〈第4章〉威廉斯為葛蘭特帶來了一本《萊比的玫瑰》之書。





【時間的女兒】〈第4章〉威廉斯為葛蘭特帶來了一本《萊比的玫瑰》之書。
【時間的女兒】〈第4章〉威廉斯為葛蘭特帶來了一本《萊比的玫瑰》之書。




1~44
..............................................................................................................





1.午餐時間過後〈威廉斯〉巡佐出現了,上氣不接下氣地抱著兩大本書。


2.「你應該把書交給門房就好,」〈葛蘭特〉說,「我沒有要讓你累得滿頭大汗啊。」


3.「我得上來跟你解釋。我只有時間去一家書店,但那是街上最大的一間。這是他們最好的英國歷史,他們說不管到哪裡都是
最好的。」他放下一本看起來就很嚴肅的灰綠色大書,好像想快點擺脫它一樣。「他們沒有專門講〈理查三世〉的書。我是說
,沒有他的傳記什麼的。但他們給我這個。」那是一本灰色的書,書衣上印著一個紋章。書名叫做《萊比的玫瑰》。


4.「這是什麼。」


5.「她好像是他媽媽。我是說書裡的玫瑰。我得走了,五分鐘以後我要回警場去,遲到了警司會扒了我的皮。抱歉沒能找到更
多,下次我經過會再去找的。要是這些派不上用場的話,我會看看還有些什麼別的。」


6.〈葛蘭特〉表達了他的感激之意。


7.他聽著〈威廉斯〉活力十足的腳步聲逐漸遠去,開始檢視那本「最好的英國歷史」。結果那是一本所謂的憲政歷史;嚴謹地
編纂了事件,中間穿插著逐漸進步的插圖。十四世紀的農耕配著一張出自《魯特瑞斯詩篇》的插圖;現代倫敦地圖則是倫敦大
火的分界點。國王和王后只偶爾出現。〈譚納〉的憲政歷史只關心社會進步和政治革新;黑死病、印刷術發明,火藥運用、貿
易工會組成等等。但〈譚納〉先生時不時會迫於事件的關聯,不得不提到國王和其親族。印刷術的發明就有著這種關聯。


8.一個來自〈肯特林地〉,叫做〈卡克斯頓〉的衣料商學徒先是在未來的倫敦市長手下做事,然後帶著老闆在遺囑裡留給他的
二十塊銀幣去了〈布魯日〉。在低地國家陰鬱的秋雨中,兩個來自〈英格蘭〉的年輕難民在淺灘上被人救起時,這個〈肯特林
地〉的富商伸出了援手。這兩個難民正是〈愛德華四世〉和他弟弟〈理查〉;〈愛德華〉時來運轉,回去統治〈英格蘭〉的時
候,〈卡克斯頓〉也跟著回去了。〈英格蘭〉第一批印刷出來的書籍是由〈愛德華〉的小舅子替〈愛德華四世〉寫的。


9.他翻過書頁,這麼些毫無個性的沉悶知識讓他感嘆不已。人性的悲哀跟個人毫無關係,報紙讀者早就知道了。慘絕人寰的事
件或許會讓一陣寒顫竄下讀者的脊梁,但大家內心仍舊無動於衷。中國大陸洪水千人喪生是新聞:一個孩子在池塘裡淹死就是
悲劇。所以〈譚納〉先生描述的〈英格蘭〉人民進步史值得讚賞,卻沉悶無聊。但在他無法避免個人事件的時候,他的敘述就
沒有那麼疏離了。比方說在節錄〈派司頓家族〉信函的時候,〈派司頓家〉的人習慣在訂購沙拉用的油料時穿插一點歷史,同
時詢問〈克萊門〉在劍橋過得如何。這些日常瑣事中提到了那兩個〈約克家〉的小男孩,〈喬治〉和〈理查〉住在〈派司頓家
〉的倫敦宅邸中,他們的哥哥〈愛德華〉每天都去探訪。


10.〈葛蘭特〉把書放在床單上,視而不見地瞪著天花板。他心想登上〈英格蘭〉王位的人沒有人跟〈愛德華四世〉和〈理查
〉那樣曾經過過如此平凡的生活。或許只有之後的〈查理二世〉吧。而〈查理〉即便在貧困流亡的生活中仍舊是國王之子,與
眾不同。住在〈派司頓家〉的兩個小男孩只是〈約克家〉的小孩而已,沒有任何重要性可言,在〈派司頓〉寫信的時候,他們
居無定所,還可能沒有未來。


11.〈葛蘭特〉伸手拿〈亞瑪遜〉女戰士的歷史書,看看〈愛德華〉當時在倫敦幹什麼。他發現〈愛德華〉在招兵買馬。「〈
倫敦〉一向都傾於〈約克家族〉,人們熱切地投向年輕的〈愛德華〉麾下。」歷史書上如是說道。


12.年僅十八的年輕〈愛德華〉身為王都人民偶像,即將打第一場勝仗,但他卻仍然每天抽時間去看小弟弟們。


13.〈葛蘭特〉想知道〈理查〉對他哥哥堅定不疑的忠貞是不是從此而來的。歷史書不僅不否認他終生不渝的堅定忠誠,同時
還用這點來當成教訓。「在王兄駕崩之前,〈理查〉一直都是他忠實的伙伴,但他無法錯過奪取王位的機會。」《歷史讀者》
說得比較直白:「他一直都是〈愛德華〉的好弟弟,但他發現自己可能成為國王的時候,貪婪就讓他狠下心來。」


14.〈葛蘭特〉往旁瞥了畫像一眼,決定《歷史讀者》錯得離譜。讓〈理查〉狠下心來謀殺的絕對不是貪婪。還是《歷史讀者
》指的是對權力的貪婪?或許吧。或許吧。


15.但〈理查〉應該已經有了凡人所能掌握的一切權力。他是國王的弟弟,而且非常富有。往前跨那一小步真的重要到讓他謀
殺哥哥的孩子嗎?


16.這一切都十分詭異。


17.他繼續思索,〈汀克太太〉帶著替換的睡衣來跟他轉述每日新聞標題。〈汀克太太〉只看每篇報導的前三行,除非是謀殺
案,那樣的話她就會逐字詳讀。然後回家替〈汀克先生〉做晚餐的時候在路上買一份晚報。


18.今天她針對〈約克〉的毒殺重新挖出被害人屍體的絮叨不斷在他耳邊流淌,直到她瞥見床邊書堆上沒人動過的早報。這讓
她突然停了下來。


19.「你今天不舒服嗎?」她關切地問道。


20.「我好的很,〈阿汀〉,沒事的。為什麼問?」


21.「你連報紙都沒翻過。我姊姊病情惡化的時候就是這樣,對報紙完全沒興趣。」


22.「別擔心,我正好轉中,連脾氣都變好了。我忘了看報紙是因為我正在看歷史故事。你聽說過塔裡的小王子嗎?」


23.「每個人都聽過塔裡的小王子。」


24.「妳知道他們是怎麼死的嗎?」


25.「我當然知道。他們睡覺的時候他用枕頭悶死他們。」


26.「誰?」


27.「他們的壞叔叔〈理查三世〉啊。你在養病,不應該想這種事情的。你應該看些讓人高興、好看的東西。」


28.「〈阿汀〉,妳急著要回家嗎?還是妳可以替我去〈聖馬丁街〉跑個腿?」


29.「不急,我有時間。是要找〈哈德拉〉小姐嗎?她要六點多才會到戲院。」


30.「不是,我知道。但是妳或許可以替我留張字條給她,她到的時候就可以收到了。」


31.他伸手拿記事本和鉛筆,寫道:


32.「看在老天的份上替我找一本〈湯瑪士‧摩爾〉寫的〈理查三世史〉來。」


33.他把那一頁撕下來折好,把〈瑪塔〉的名字寫在上面。


34.「交給後門的老〈薩克斯頓〉。他會轉交給她。」


35.「後門那麼多人用凳子排隊,我最好能擠得進去。」〈汀克太太〉說,其實她只是這麼說說而已。「那齣戲大概會永遠演
下去了。」


36.她小心地把那張折起來的紙放進磨損的便宜假皮包包裡,那個包包跟她的帽子一樣是她必備的一部分。〈葛蘭特〉每年耶
誕節都送她一個新包包;每個都是英國皮貨工藝傳統的極致,令人讚嘆的完美製作及設計;〈瑪塔‧哈德拉〉拿著去〈費樺〉
餐廳午餐都不會丟臉。


37.但他禮物送出去之後,就再也沒見過那些包包了。〈汀克太太〉認為當鋪只比監獄略高一等,他毫不懷疑她會把他送的禮
物拿去變現。他推斷那些包包應該都在某些抽屜裡,仍舊裹著原來的包裝紙。或許她偶爾會把包包拿出來讓別人看看,有時候
可能只是純欣賞,或許知道自己有這些包包她就滿意了;就像有些人會覺得「這可以留著帶進棺材」就滿意了一樣。


38.下個耶誕節他要打開她這個破爛包包,這個經年不變的萬用包包,然後在裡面放錢。她當然會把錢亂花掉,花在不重要的
小事上;於是到頭來她還是不知道自己把錢花到哪去了,但她在花錢時獲得的小小滿足感能像亮片一樣點綴在她的日常生活中
,或許這比知道自己擁有抽屜的收藏更有價值吧。


39.她發出鞋子和束腹交織的協奏曲離開後,〈葛蘭特〉繼續閱讀〈譚納先生〉的大作,試圖抱持著跟他一樣對人類的態度。
但他發現這很難做到。他的本性和職業都無法讓他對人類整體感興趣。他先天和後天的偏愛都傾向於個人。他艱難地看過〈譚
納先生〉的統計,渴望著爬橡樹的國王,或是船桅上綁著的掃帚,或是倒掛在馬蹬上的高地人。但至少他滿意地發現十五世紀
的英格蘭人「喝水是一種懲罰」。〈理查三世〉時代的英格蘭勞工似乎深受歐洲人欽羨,〈譚納先生〉引用了同時期的法國著
作:


40.「法國國王不讓任何人使用鹽,除非以他壟斷的價格向他購買。軍隊做什麼都不用付錢,稍有不滿就殘暴地對待人民。所
有種植葡萄的農民都要上繳四分之一的收成給國王。所有的城鎮都要每年交大筆的稅賦給國王的軍隊。農民生活悲慘困苦。他
們沒有羊毛衣可穿,只有粗麻短衫,褲長無法及膝,只能光裸著腿。女人全都打赤腳。除了湯裡鹹肉的油脂之外,人民沒有肉
吃。貴族也沒好到哪裡去。要是有人控告,他們就會被帶走私下偵訊,然後就可能再也不回來了。


41.〈英格蘭〉的情況則截然不同。不經許可沒有人會擅闖民宅。國王不能任意徵稅、修改法律或制訂新法。〈英格蘭人〉只
有在受罰的時候才喝水。他們食用各種肉類和魚類。他們全身都穿著優質的羊毛衣物,家中有各種生活用品。只有法官能審判
〈英格蘭人〉。」


42.〈葛蘭特〉覺得要是你日子過得很辛苦,但卻想去探望你女兒的第一胎的話,知道你一路上都能在教堂獲得食宿,不必都
心如何籌措旅費,一定很讓人欣慰。他昨天晚上入睡時惦記的青翠〈英格蘭〉對此功勞不小。


43.他翻過十五世紀的部分,找尋針對私人的敘述;找尋一道或許可以照亮舞台上,他想要的一幕的耀眼光芒。但內容只是一
般敘述,令人十分沮喪。根據〈譚納先生〉的說法,〈理查三世〉時代的議會是史上最自由,最積極進取的;而對於〈理查〉
私人的罪行影響到他謀求公益的熱誠,可敬的〈譚納先生〉感到遺憾。〈譚納先生〉對〈理查三世〉的看法似乎僅止於此。除
了數百年來持續滔滔不絕的〈派司頓〉家族之外,他對人類的紀錄裡似乎沒有人活過的痕跡。


44.他讓書滑下胸口,用手摸索到《萊比的玫瑰》。





..............................................................................................................





#時間的女兒,#推理小說

作者:#約瑟芬鐵伊,#JosephineTey,譯著:#丁世佳

#出版社漫遊者,#2014年6月


.(_.^._)√•*´ 圖‧文字/風雲海
❤´:)¸.☆¸.❤¸.•°*”˜.❤❤❤˜”*°•.•.¸❤¸☆¸.❤
http://smart88798879.blogspot.tw









#奇蹟課程,7/15

【奇蹟課程】〈第8章〉回歸之道